<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刁民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警方介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前院有给秦家众人留的客卧,秦伯南作为一方诸侯,就算是逢年过节也不定能回来一趟,秦潇潇在美国忙得不亦乐乎,就连前几年开始创业的大、小双也在全国各地奔波不已,如今能留守在老爷子身边的,便只剩下了这个在李云道看来温文尔雅的秦家二?#26143;?#20210;颖。顶 点 X 23 U S

              “你也不用太过自责,父亲的身体是入了京城后熬坏的,医生也说,就算没有你那件事情,顶多再熬上几个月,也会爆发出来。”秦仲颖在茶道上有很深的造诣,在李云道的印象里,这位秦家次子大多数时候手中都拿着一份报?#21073;?#38754;前放着一壶清茶,淡然得好像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跟自己无关一般。

              李云道一脸抱歉道:“我晚上给十力打卫星电话,正好小蛮那?#23601;?#36825;阵子也下?#21073;?#36319;着夭夭他们在姑苏城休养。到时候让他们俩都到京城来给老爷子看看!我家那位……我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总之这件事,安排得太过于?#22238;?#20102;……”

              秦仲颖轻抿一口温茶,微笑道:“抗美兄所站的角度和思维方式怕是早就超越了我们这一辈的同龄人,倒也不能完全怪他,他离开的时候,父亲还正当年,否则以他们之间亦师亦友的情谊,也万万不会?#32654;?#29239;子经历这般的?#30007;?#27874;动。”秦仲颖看上去很淡然,他是秦家唯一继承了老爷子衣钵的儿子,这些年在特殊战线上也经历了诸多生生死死的场景,对于很多事情,比普通人都看得更为透彻。“父亲自己也说了,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一代接一代地努力下去。倒是你,当真决定了要离开体制了吗?”秦仲颖说着话,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对于王抗美所做出的安排有些不太理解。

              李云道点点?#36820;潰骸?#20108;叔,您也说,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代人接一代人努力下去的。我家那位与圣教唱了大半辈子的 对台戏,我想也是时候接过接力棒了。如果我这一代人还完成不了,那便需要凤驹、青龙他们这些孩子将对抗圣教的事业继续下去。就像愚公移?#21073;?#23376;又生孙,孙又生子,何愁山不?#21073;俊?br />
              秦仲颖闻言,微微动容,圣教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他比很多人都更清楚,那个曾经代号“红狐”的男子用了接近大半辈子的?#22868;?#21435;研究和对抗,如今也只算撼得冰山一角,但王家父子如愚公移山般的决心,却让他心生佩服。“在我年幼的时候,你父亲便是我和伯南的偶像,本以为这些年过去了,能望其项背了,但听你一言,我才知道,我们兄弟距离他还很远啊!”

              李云道却摇?#36820;潰骸?#22307;教之于我,那是国仇家恨,只是往后应?#27809;?#26377;诸多事情,需要?#24230;?#20108;叔!”

              秦仲颖笑道:“何谈?#24230;牛?#23601;算老爷子不吩咐,碰上事情,我难道还会袖手旁观?两个臭小子一直在瞎折腾,最近想进入台北市场,又央着韵芝回台北求那些伯父了,等他们回来,让他们跟着你吧!”

              李云道大吃一

              惊,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表态了,而是明明知道接下来自己会碰上多少麻烦的事情,却还是直接将秦家嫡系子孙送到自己麾下,那已经是在无条件支持了。

              “二叔,老爷子那边……”李云道有些犹豫,毕竟待在自己身边虽然的确有助于两个小王八蛋的成长,但是?#31449;?#26159;有巨大的风险的,而且弄不好,还会性命堪忧。

              “放心吧,这也是父亲的意思。”

              秦仲颖微笑着想给李云道斟茶,却被李云道?#32769;?#25343;起茶壶。

              “二叔,我来!”李云道恭恭敬敬的给秦仲颖斟满茶,又给自己斟上,双手举杯道,“二叔,以茶代酒,我敬您!”

              秦仲颖微笑点头:“这段日子,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京城陪着父亲,你若有?#22868;洌?#23601;常回来坐坐,树人怕鸟雀扰了父亲修养,如今院?#27704;?#23433;静得很,我每日几份报纸几杯茶,连只鸟儿都看不?#21073;?#23454;在是无聊得很!”

              李云道自然清楚,他读报便是在工作,对?#26143;?#25253;工作便是这样,需要有大毅力的人十年如一日地做着重复而机械的事情,新中国的基石,不就是无数这样在背后默默奉献的人一点一点地给夯实的吗?

              从秦?#39029;?#26469;,王小?#22868;?#26446;云道面色凝?#20800;?#25925;意扯开话题:“我听说可姨的预产期没多久了吧?”

              提到古可人,李云道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意,道:“嗯,还有不到两个月!”

              顾小西凑?#20384;?#36947;:“那?#38498;?#36825;辈份可就真?#23016;?#20102;!”

              王小北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笑:“?#21069;。?#29031;辈份,我们喊可姨,那?#20146;永?#30340;孩子得管咱们叫哥哥姐姐吧?可他又是你的孩子,照你这儿算起来,小?#19968;?#24471;叫我们一声伯伯和姑姑,可姨也得管我叫哥,嘿嘿嘿,不行不?#26657;?#19979;次可姨再来咱们家,我得把这辈份给捋过来才?#26657; ?br />
              顾小西一脸鄙夷地看着王小北道:“你确定当着可姨的面,我敢让她管你叫哥?”

              王小北似乎很认真设想了某个场景,而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是算了吧,真让可?#25506;?#25105;哥,咱妈非打断我的腿不可!而且可姨那在京城可是武一样的女人,我敢打包票,今儿就算云道你不去找史家的麻?#24120;?#31561;生完了孩子,可姨自个儿腾出手来,也会好好收?#20843;?#20204;一番。”

              李云道笑了起来:“那还是各叫各的,别当真乱了辈份,真照你们这么算的话,我是不是还得管自个儿的儿子叫弟弟?#24656;?#20110;史家……”他顿了顿,才继续道,“可人是个外刚内柔的姑娘,哪怕当年史家翻脸不认人,她都还是念着这份亲情的,真要让她自己动手,还是有诸多不便的。更何况,?#28909;?#36825;种事情,难不成还要?#38376;?#20154;动手不成?”

              想起刚刚发生在凯宾斯基酒店草坪上的场景,顾小西微微有些担心:“哥,毕竟涉枪了,要不要提前跟家里打个招呼?”

              李云道摇头:“不急!

              王小北有些困惑,问道:“史汉义背后是蒋平生,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你今天这么干,其实是又间接地扇了蒋平生一记耳光,你确认蒋家不会出头?云道,?#19968;?#26159;有些不太放心,要不我给黄裳打个电话……”

              李云道微微一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车子开到山道的岗亭处时,便看到红蓝色晃动的灯光,两辆警车停在山道入口处,显然是被站岗的士兵拦了下来。

              王小北摁了摁喇叭,启开车窗,伸出脑袋,隔着两辆警车冲岗亭处的士兵喊道:“咋回事儿?还让不让人回家了?”

              士兵们自然是认得王家大少的,自然也听各种八卦小道消息说过这位的身份,闻言便慌了神,忙对还在跟自己扯皮的警察道:“您别为难我了,这什么地方您自个儿又不是不知道,您要真想上去,让你们领?#20960;?#25105;们领导沟通,我领导说放?#26657;?#25105;就放?#26657;?#25104;不兄弟?还麻烦您把车靠靠边,这山道窄,人家要回家的!”

              穿着警察?#21697;?#30340;两名警察没办法,请示了后面那辆车上的上级,又指了指后面王小北的?#25285;?#35299;释着什么,而后便见后面那辆车的车门打开,走下来一?#24187;?#33394;阴沉的警察,朝着王小北的车走了过来。

              看清王小北的模样,那警察嘴角轻扬,敬了个礼,示意?#36947;?#30340;人下车。

              王小北一听便来了火气,换成从前,早就下来好好修理对方一顿了,但如今倒是磨出了一副好脾气,当真从车上下来:“这位警官,出什么事了?”

              那三十开外的警察?#25239;?#21364;仍往?#36947;?#30597;着:“是这样的,今天中午在凯宾斯基酒店发生了一起持枪伤人案,有目击者认出嫌疑人,并提供线索,说是嫌疑人就住在这山上,所以我们奉命来抓嫌疑人回去配?#31995;?#26597;。请您出示身份证!”

              王小北微微皱眉,他不认得这警察,但他可以肯定,这个警察知道自己是谁。

              “等等啊,我去车上拿证件!”说着,王小?#26412;?#19978;车关上门,正欲?#19994;?#20498;?#25285;?#21364;被李云道拦住。

              “别,弄出一身麻烦来,到时候黄裳又该为难了!”李云道笑了笑,“我下去会会他们!”

              “云道!”

              “哥!”

              话未落音,李云道便推门下?#25285;?#37027;警察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地拔出手枪:“不许动!”

              所有警察都反应过来,先后掏枪,对准了李云道。

              警察一掏枪,就听到士兵们手中长枪上膛的声音:“都不许动,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把枪都给我放下来!”执勤的两个兵有些紧张,虽然手中拿着长枪,但警察毕竟有七、八人,自己这边在人数上吃了亏。

              “把手举起来,转身,靠在车上!”那警察厉声对着李云道喝道。

              李云道?#27425;?#19997;不动,看着那警察微微叹息一声:?#21543;?#22823;庆的部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利彩票网站可靠吗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意甲总进球记录 北京pk10直播开奖下载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爱彩乐专业版下载 开组三前兆 买彩票怎么选号 足彩任选9场预测 30选5中奖号码查询 彩马报四肖中特图 双色程远公式杀号17081 北京少儿冰球 英超各队球衣 白小姐一肖一尾中特平 足彩预测 双色球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