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明鹿鼎記

          【0541 拿下遼陽城】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皺了皺眉頭,一抬手:“圍死前后大門,守護好城池就可以,這府衙太大,咱們的燃燒固體不多了,根本不可能將他們逼出來的,強攻肯定會傷亡很大,還不見得能攻下來!趕緊派人通知河邊的陸衛隊的人過來!”

              “是!站長,我去!”一名特工高聲答應著,往后就跑,他是負責聯絡的。x23us.com

              在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進攻遼陽城之前,陸衛隊就已經有一個連隊,由海衛隊的人負責運送過來了!

              之所以沒有一次性運太多的陸衛隊的人過來,一方面是不知道遼陽城城中具體有多少糧食,而且,守衛遼陽城的關鍵在于外圍,不能讓建奴輕易圍成,不能讓建奴再輕易靠近遼陽城,否則,放多少人在遼陽城城內守城都是冤枉的!

              況且,海衛隊掌控了遼南海域,寶軍有水軍優勢,可以隨時從海路增兵,這些都不是問題。

              有城外岸邊的一個連隊陸衛隊的人過來,加上上百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人,守住幾天完全不成問題。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布置完畢,暫時松口氣。

              遼陽城府衙中的一幫建奴則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他們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到底是從哪兒從天而降了一幫人攻擊他們呢!

              “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呀?莫雅琪,你聽見了嗎?”聰古倫格格在遼陽城府衙中,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呢。

              “好像是打起來了!”莫雅琪焦躁的在院子門口張望。

              “我們去看看去!看看到底發生了啥事,這里不可能有漢軍能打過來的吧?”聰古倫格格眨了眨眼睛,要出去。

              “格格,別出去,就在這院子里面吧,您出去有什么用呀?”莫雅琪急忙攔著小格格。

              “讓開,我要出去看看去。”聰古倫格格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我這身手,打兩個壯漢都不成問題,而且,我要看看有誰敢打我?”

              這時候,剛剛布置好了遼陽城府衙防御的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過來了。

              圖賴是已故的大臣費英東的兒子,費英東是努爾哈赤親信的大臣!

              費英東有十個兒子,侄子是鰲拜。

              其中第七子圖賴,就是現在的遼陽城鎮守將軍。

              “格格,你就在這院子里,哪兒也不能去,應該是明軍打過來了!”圖賴焦躁道。

              “是明軍嗎?”聰古倫格格驚訝的眨了眨眼睛,“他們從哪兒打過來的啊?遼東?還是遼南?不可能吧?明軍這么厲害,一下子就打到咱們遼陽城的府衙來了啊?”

              聰古倫格格雖然年紀幼小,但是是很聰明的女孩子,對于遼南和遼東,甚至遼西的情況都很熟悉!甚至對于蒙古和朝鮮的情況都很熟悉。

              這些都是聰古倫格格跟隨在皇太極身邊,長期聽來的。

              “看樣子應該是明軍!”圖賴皺眉頭道:“我也不知道是哪兒突然冒出來的人!難道是遼東的邊軍膽子大了,敢偷偷渡江打遼陽城嗎?現在我們出不去了!整個遼陽城都被明軍占領了!不過格格不必驚慌,不出三天,外面的人一定知道遼陽的事情,會來救援的!咱們守住三天就行!看那些明軍沒有馬上進攻,他們應該是人也不多!”

              “那,他們人不多的話,你帶著大家打出去啊,光等著救援干什么?這哪里還有我八旗軍的威風啊?居然被明軍拿下了遼陽,傳出去,得多影響士氣啊?”聰古倫格格一句話就點出了重點。

              圖賴為難道:“出去可能全都要死,軍營的甲喇額真都死了!我還得守著格格,不能拿格格你的命去冒險啊!要是格格有個三長兩短,就算我逃出去了,八貝勒和大汗也會要我的命。”

              “我有這么容易死嗎?我們一起沖出去!”聰古倫格格說著就沖出了院子:“你現在不趕緊帶著大家沖,等會明軍說不定也會有援軍到的,到時候,你不是想守住這里也守不住了?”

              “格格!格格!”

              “格格!格格!”

              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和聰古倫格格的侍女莫雅琪都被聰古倫格格嚇得不輕,一起追出去,都忙不迭聲的叫嚷。

              “別叫了,金銀細軟什么都不要戴了,大家帶好家伙沖!”聰古倫格格才12歲的小女孩,倒是很有些女將軍的做派。

              “格格!這府衙有高墻擋著,我們手里還有二十多勇士,加上滿人家奴和漢人奴隸,有四五十人,漢人就算有上百人,輕易也攻不進來的!出去太危險!”圖賴快步沖到聰古倫格格身邊,一把拉著她。

              “你放手,放手,我才不怕呢!與其坐著等救援,不如咱們自己沖!咱們女真人,什么時候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別人過?”聰古倫格格怒道。

              圖賴幾乎要被聰古倫格格逼瘋了,皺眉道:“格格你要是再這樣,我只能讓人將格格關起來了!對不住了!”

              “你敢!圖賴,你跟我哥哥以兄弟相稱,年紀相仿,沒想到你這么膽小!你敢關我,我肯定告訴父汗治你死罪!”聰古倫格格怒道。

              “死罪就死罪,反正不能沖!我得為格格的安危負責!”圖賴畢竟是三十多歲的人,不會輕易被一個12歲的小姑娘給唬住。

              “你這沒用的人!”聰古倫格格氣的哇哇叫。

              “格格!咱們府中沒有幾匹馬啊!馬都在軍營,現在軍營被漢人奪了,他們人人有馬,咱們只能徒步,多吃虧啊!”圖賴解釋道。

              “漢人那點騎術,你難道心里沒數嗎?咱們就是沒有馬,勇士們也能把馬匹都搶回來!到時候咱們不就有馬了嗎?從城里往城外沖,怕什么?又不是讓你從城外往城里進攻。”聰古倫格格辯駁道。

              聰古倫格格和圖賴遂開始反復爭執。

              而外面的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人,則分出去十來個人,組織城中漢人去建奴軍營救火去了!

              統計署遼南站在半年前就派人打入了遼陽城,雖然不敢明目張膽的活動,但是對于城中情況是很熟悉的,這個時候,能動員多少人來就動員多少人來吧。

              好在剛才用火攻擊,其實也沒有多大的火,主要是毒煙攻擊為主。

              而且軍營周邊有不少高宅大院,那些大戶人家怕被火燒到,已經叫了一些人往軍營外圍的柵欄澆水。

              建奴喜歡睡帳篷,帳篷都是一把火就燒掉了的,不太容易影響到軍營中的大木屋。

              火勢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其實不管遼陽城府衙內是按照聰古倫格格的想法一起往外沖出去,還是按照鎮守將軍圖賴的想法,堅守遼陽城府衙,對于他們的結局都是一樣的。

              等到一個連的陸衛隊進來,不管是想守住遼陽城府衙,還是想沖出遼陽城,都是絕無可能的!

              不過,如果按照聰古倫格格的辦法去做的話,寶軍會少不少傷亡!因為攻堅肯定要比在外面正面交戰困難的多。

              遼陽城府衙很大,外院被突破了,還可以再退到內院防守,這里又有不少物資,的確是不好攻。

              到外面打的話,寶軍占有五倍的人數優勢,人多打人少,雖然也會傷亡,總比攻堅好。

              到底還是聰古倫格格贏了,聰古倫格格像是念經一般到處散播強硬的理念。

              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到底不敢真的將聰古倫格格關起來,那些建奴護衛和從軍營逃出來的幾名建奴勇士,聽聰古倫格格一直說他們是縮頭烏龜,沒有勇氣,都氣的哇哇亂叫,也攛掇著圖賴主動攻出去!

              圖賴險些被一幫人給氣糊涂,“好吧!攻出去!攻出去!行了吧!?現在先把府衙中的漢人女子都殺光!然后把府衙一把火點了,咱們要走,也決不能留給漢人!”

              “不準殺人!四五十名漢人女子知道什么啊?她們能起多大作用?”聰古倫格格攔阻道:“而且,這些都是我哥哥讓人精心挑選來的美女,服侍我們也有很長時間了,怎么可以說殺就殺?府衙也不必殺,漢人偷襲是暫時的,不用幾日,我哥哥定能帶著大軍打回來!到時候咱們住在哪兒啊?”

              “這些女人必須殺!不能留給他們!府衙也必須燒掉!不管打不打回來,都不能留給漢人!”圖賴堅持道。

              “我說不準就不準!你不聽我的,我肯定告訴父汗!”聰古倫格格生氣道。

              圖賴無語了,暗忖都聽從了她的,主動攻出去,也就沒有必要為這點事逆格格的意思了,只得就范:‘都聽格格的!行了吧?’

              “嗯,我說的有道理,自然該聽我的!”聰古倫格格高興道:“整頓好隊形,殺出去!你們男人在前面,我們女真女人跟在后面!”

              一幫人一起看著圖賴。

              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嘆口氣道:“都看著我干什么?都按照格格說的辦!”

              “是,將軍!”所有人大聲答應一聲。

              幾分鐘之后,府門打開,二十多名建奴精銳沖殺在最前面,二十多名滿人家奴和三十多名漢人奴隸跟在后面,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則和聰古倫格格,還有府中的五十多名滿人侍女在最后一波。

              他們沒有帶走,也沒有殺掉府中的五十多名漢人女奴。

              守在府門外面的是八十名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統計署遼南站站長見對方居然還敢開門,還敢主動出擊,知道他們是想沖出遼陽。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大聲喝令:“他們出來了,充分利用咱們有戰馬的優勢,且戰且退,但不準放跑了一個建奴,都給我殺光!”

              眾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們大聲答應道:‘是,站長!’

              此時遼陽城外圍的,被海衛隊的人用船只護送過來的一個連隊的陸衛隊的人,仍然在路上,他們靠岸的地方,到遼陽城有二十多里地,現在走了一半了,應該說是急行軍了一半了!

              這還是都有馬匹的情況下,要是步行,就會更慢!

              當時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害怕外圍的陸衛隊提前到遼陽城附近會被建奴發現,會打草驚蛇,等下把城中所有的建奴都引到了城墻上面,那樣就更加難對付了,所以才讓陸衛隊的這一個連一直等在岸邊,等到他們得手,再通知他們過來的。

              八十多名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立時與沖出遼陽城府衙的建奴們打斗在一起,這是純冷兵器的作戰。

              統計署遼南站的站長為了讓建奴都出來打,在一開始建奴沖出來的時候,沒有下令使用僅剩下的幾枚手榴彈,怕一扔手榴彈,又給建奴嚇回去了,統計署遼陽站站長也希望在外面解決建奴,并盼著援軍趕緊來!

              二十多名建奴自然不必說,出來就是揮刀猛烈砍殺,二十多建奴家奴的戰斗力比較弱,他們都會一些武術,建奴好武力,主要是這些人是家奴,平時做的都是端茶倒水的活,而且,奴的身份不可能讓他們像戰士們那么拼搏,真正有戰斗力的不到五個人。

              三十多名漢人奴隸則不用問了,出了府衙就大叫著我們是漢人,紛紛向兩邊空曠處躲避逃竄。

              等于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只需要對付三十個建奴就夠了。

              可三十個建奴也不容易對付,雖然當中只有三個人是騎馬的,另外三匹馬給了聰古倫格格,還有聰古倫格格的侍女莫雅琪,還有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騎乘。

              遼陽城府衙總共只有六匹馬,是府衙平時辦事用的,府衙的馬廄沒有軍營的大,所以平時要用大量馬匹的時候,都去找軍營要。

              遼陽城的軍營有五百多匹戰馬,還有一些能負重拉車的騾馬,這些都是為了給不斷往來運輸補給的隊伍準備換乘用的馬匹和騾馬。

              韋總裁讓人先攻擊遼陽城這步棋是絕對沒錯的!

              遼陽城作為建奴在太子河以南最大的重鎮,是一座最大的補給城鎮,建奴的絕大部分物資都放在這里。

              所以剛才圖賴才會說要燒掉府衙,雖然府衙中沒有多少物資,大部分物資在軍營和府衙之間的一座大倉庫存放,但是府衙大火,有可能能引發大倉庫著火的,最起碼可以分散城內漢軍的注意力,不必要面對絕大部分的漢軍。

              但是圖賴想到漢軍向來不經打,說不定他們都不用沖出遼陽城就能靠自己的力量反撲,將遼陽城的漢軍全部殲滅,所以,也就沒有下令燒掉府衙,聽從了聰古倫格格的。

              這也是圖賴這個人太過優柔寡斷,要是換成皇太極,肯定第一時間下令焚毀所有物資,或者絕對不會沖出府衙的,做大事的人,既然想好了一條路線,就會沿著這條路線走到極致!

              戰斗進行的異常慘烈,三十名徒步的建奴也不好對付,建奴才死了五六人,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這邊卻已經死了十幾個人了!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一看情況不對,大聲嚷嚷著:“別一味硬拼,后撤,后撤,到城墻邊上去打!”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的想法是不錯的,到了城墻邊上,他們有馬匹,那邊更加空曠,優勢將更大,而且,等到支援的陸衛隊的人一到,馬上就有更大的優勢!

              而且,等到了城墻邊上,建奴將離遼陽城府衙更遠,想退回去也不可能了!

              “殺了那個叫喚的,他是領頭的!”聰古倫格格對身邊的圖賴道。

              圖賴嗯了一聲,立時張弓搭箭去射統計署遼南站站長。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急忙側身躲避,這一箭枝便沒有射中。

              “沖上去殺了他!”聰古倫格格急的大叫!

              圖賴本來不想親自廝殺的,他是貴族,即便丟了遼陽城,他也罪不至死,又不是他讓遼陽城兵力空虛的。

              但是聰古倫格格叫的急,圖賴咬了咬牙,還是對著統計署遼南站站長沖了過去。

              統計署遼南站站長一看敵方穿著大官服飾的人向自己沖來,并沒有接仗,而是大聲嚷嚷著:“快撤!快撤啊!”然后率先調轉馬頭跑。

              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見站長走了,紛紛撥轉馬頭跟上。

              “快追!他們打不過了!”聰古倫格格叫道。

              圖賴是懂漢語的,急道:“不可追!不如退回府衙吧!等他們回來,咱們再出來打便是了!”

              “這么好的時候,不沖出去殺光他們,還等什么啊?”聰古倫格格氣的不行,“你不敢去,大家都跟著我去!”

              一群建奴精銳是很勇悍的,見聰古倫格格都這么勇猛,更是不敢落后,而且,剛才殺了半天,一個個都殺紅眼了,哪里停的下來?

              一群建奴精銳紛紛追了出去,徒步的,比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們都騎馬的似乎還有優勢。

              聰古倫格格也招呼她的侍女和府衙內的女真女奴們趕緊跟上去。

              圖賴見沒人聽他的了,咬了咬牙,只得也跟上去。

              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是往城南方向跑的,那里是離過來增援的陸衛隊的人最近的門。

              半柱香之后,二十多名建奴沖到城南城門邊上繼續與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廝殺。

              這里空曠,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都有戰馬,而且城墻上還有自己的幾個特工用弩箭幫著發射,占盡了地理優勢!

              再加上一幫建奴沖過來,大都是徒步,跑步總是有點累的,比不得騎馬,所以統計署遼南站站長立刻指揮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們在南城的城墻邊上與對方再戰!

              此時退無可退,一邊不能讓人出城,一邊看到了出城的希望,兩邊人馬恨不得立時全殲了對方。

              大家都打的異常兇殘!

              這是真的到了拼出吃奶的力氣,拼了命的時候了。

              建奴再死七八人!

              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則一下子又死了三十多人!

              即便有強大的地理優勢,依然不是建奴的單兵作戰能力的對手。

              幸好這個時候,陸衛隊的人及時趕到了!

              城墻上的幾名特工一看援軍到了,急忙打開城門。

              一百五六十名陸衛隊的騎兵殺到,戰局立時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快跑!快跑!”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聲嘶力竭的大喊著。

              可是,哪里跑得了?

              漢軍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有戰馬,他們也想跑,兩條腿哪里跑的贏四條腿的戰馬。

              十多名建奴立時被團團圍住,圖賴和聰古倫格格,以及五十多名女真女奴們,也被團團圍住。

              “別打了!不要殺我們!”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眼看情況不對,啞著嗓子喊道。

              聰古倫格格雖然也被眼前的場面嚇到了,但是依然怒瞪圖賴,“你說什么?怎么可以投降!?這世上絕沒有投降的女真人!大家跟他們拼了啊!”

              隨著聰古倫格格的叫聲,十多名建奴立時再撲上去。

              噗噗噗噗!

              可惜,情況發生了變化,二百多騎兵挺著長刀團團圍住,上哪兒拼命去?十多名建奴不到幾分鐘,全部被殺。

              建奴尸體橫七豎八的在小小的包圍圈中。

              所有的寶軍騎兵又圍上來,將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和聰古倫格格,還有五十多名女真女奴圍困的水泄不通。

              “我們投降,別殺我們!這是聰古倫格格!”遼陽城鎮守將軍圖賴顫聲道。

              “你!”聰古倫格格怒瞪圖賴,呸了一聲:“懦夫!膽小鬼!”

              然后聰古倫格格挺著嬌嫩的胸脯,舉著腰刀,對寶軍眾人道:“不錯,我是聰古倫格格,你們殺吧!我不會怕你們的!”

              聰古倫格格才只有12歲,這份勇氣,連受過訓練的一眾寶軍戰士和統計署遼南站行動隊的特工們都佩服的很。

              “別殺別殺!”圖賴把手中的刀扔掉之后,下了馬。

              立時有兩名寶軍戰士下馬,反剪了圖賴的手,控制住他。

              “抓活的!你們其他女子都蹲下投降,我們天地會從來不殺投降的人!”統計署遼南站站長宣布了政策。

              “廢話不用多說!你們漢人就是陰謀詭計多端。”聰古倫格格生氣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永利彩票网站可靠吗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