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回檔少年時

          第三十六章 日盡繁花(求訂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張云起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四點半。頂 點 X 23 U S

              大哥張云峰和老媽劉玉鳳的臥室門沒反鎖,半掩著的,他站在門口朝里面瞧了瞧,都不在,今天魚粉店正式開業,估計兩人早已經去店子里準備了。

              張云起回到自己的臥室,衣服不脫在床上躺了半個小時,五點左右爬起來洗臉漱口,然后精神抖擻的出門去家里的魚粉店。

              果然人年輕就是好。

              這兩天事情多到他基本上沒睡幾個小時,但稍微休息一下照樣能生龍活虎,前世三十歲不到的時候,他稍微熬一下夜,就渾身不得勁,這里酸痛那里難受,感覺身體都不是自己的。

              所以年輕時堅持鍛煉還是很有必要的。

              以前住宿舍,他天天早上都去足球場跑步,但是自從讀通學之后,就把這個好習慣扔到一邊了,看來還是得重新撿起來,堅持天天跑步,鍛煉身體。

              嗯,尤其是不能打飛機。

              當然,為了早日,也為了在未來媳婦面前一展雄風,洗澡的時候,偶爾搓了搓,促進一下血液循環,讓大鳥茁壯成長還是很有必要的。

              出門去魚粉店的路上,張云起聞著清晨干凈的空氣,心情很愉悅,又忍不住哼起了那首他最喜歡的歌:“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鳥,想要飛呀飛,卻飛也飛不高,我尋尋覓覓,尋尋覓覓,一個溫暖的懷抱,這樣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唱著唱著,就覺得悠閑自在。

              他真的很喜歡這首老歌,是他去ktv唱歌的必點曲目,尤其是喜歡盧冠廷和李宗盛在演唱會上對唱的版本,那種聲音低沉沙啞的唱腔,真他媽的有種日盡繁花、倦鳥歸巢的滄桑感。

              哼著輕快的歌,步行來到家里的魚粉店門口,張云起看到魚粉店大門上面以前遮住招牌的塑料薄膜已經扯掉了,露出一塊紅底金字的燈箱,燈箱的紅色底圖是群魚躍水,很靈動,當然,最吸引人的是魚粉店名稱,張記棲鳳渡魚粉店八個大字金光閃閃。

              張云起走進店子里,大哥穿著白色的廚師服,帶著高帽子,站在廚房里,廚房和餐廳是用玻璃分隔開,顧客過來取餐的時候,里面的情況可以一覽無余。

              廚房灶臺旁邊的不銹鋼大湯鍋里,小火燉著鮮香飄著紅油的鰱魚湯,此時“汨汨”作響,案板上的笊籬里,一份份的干切粉已經分開放好,就等著下鍋。

              張媽穿的侍者服也是白色的,外面套著紅色圍裙,特別干凈利落,感覺年輕了好幾歲,她正拿著掃把撮箕在清掃垃圾,見兒子云起進來,立馬就問道:“昨晚你一晚沒回家去哪里去了?”

              “去同學家玩了,去的時候太匆忙,忘記跟您匯報了。”這事兒沒法說真話,說了老娘不知道得有多擔心,雖然張云起自己覺得沒什么,不過就是干了一個屁用沒有的酒鬼賭鬼,要不是考慮到初大鵬是初心的親爹,他會讓初大鵬這輩子在床上度過。

              至于這三年來,初見母女三人所遭遇到的那些艱難,所過的那些非人日子,那已經是過去式,他不會施舍那些沒有用的同情,更不會為此無病呻吟的傷感,那是小孩子玩的把戲,一個男人,就應該有一個男人的擔當。

              快樂的生活,開心的賺錢,高興的學習,不斷的提升自己,遇到困難,就想辦法解決困難,這才是一個瀟灑男人對待生活所應有的姿態。

              怎么讓初見母女三人徹底脫離初大鵬。

              這是他眼下考慮的事情。

              盡管二世為人他心腸已經很硬,滿世界撒播歡笑撒播愛那是傻逼玩意兒,但不管從那個角度講,他都想出一點力,讓初見生活好一點,能夠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學習上。

              “張老板,照片墻做好了。”

              這時候門口來了三個人,張云起聽見聲音扭頭一看,是遠宏廣告公司的老板陳國富來了,他帶著兩個員工扛著亞克力板和熒光燈燈箱進門,一個個都是油條油臉,眼睛里都是眼屎,估計為了趕工也是一宿沒睡,說話還有一股濃濃的口臭味。

              “陳老板,辛苦了,來抽根煙。”

              張云起一人發了一根紅塔山,然后帶著他們來到餐廳右邊空曠的墻壁上,開始動工安裝。

              照片都已經噴繪好,只需要把熒光燈燈箱框架按照設計方案固定在墻壁上,把亞克力板裝進燈箱里,蓋上透明板就可以,工程十分簡單,二十來分鐘就搞定,但效果十分明顯,照片墻占據了小半個墻壁,無論是熒光燈燈箱和亞克力板都是那個年代的高檔裝修材料,加上較為先進的設計方案和照片布局,讓餐廳環境上了一個檔次。

              當然,外觀是其次的,照片墻里面的內容才是關鍵,里面和大哥張云峰合影的人物都是從市一中走出去的大咖,并且標注了名字和身份,對市一中的學生來說,吸引力不會小,引起圍觀也不稀奇。

              照片墻安裝好后,張云峰給宏遠廣告公司的三個人都下了一碗棲鳳渡魚粉,他們趕了一晚上的工,早已經饑腸轆轆,魚粉一上桌,就拿著筷子狼吞虎咽了起來,老板陳國富倒是還比較斯文,夾了一筷子魚粉塞進嘴里,咀嚼了兩口,立馬就對張媽說:“這粉味道正,頂棒!”

              張媽眉開眼笑,說:“那你多吃點,今兒辛苦了,吃完少了再加。”

              陳國富和兩個員工都加了一次粉。

              吃完出門的時候,哥幾個叼香煙的叼香煙,剔牙簽的剔牙簽,很盡興,那股子精氣神都有點兒不一樣。

              陳富國還對張媽和張云峰說:“你們這魚粉做的太地道了,要不是距離遠,我包管天天往這兒來吃早餐。”

              張媽笑的合不攏嘴。

              張云峰心里也踏實了一些,昨天試營業的時候,來店子里吃粉的才十多個人,雖然對他做的魚粉評價都很不錯,但是生意這么差他心里也有點兒受挫,本來想找弟弟云起聊聊,可是一晚上沒見云起的人影。

              送走三人后,張云起自己也下了一碗魚粉吃,張云峰就坐在對面跟他提了一下昨天試營業的情況,他笑道:“那是昨天的事兒了,不用擔心,今天再看看情況吧。”

              吃完魚粉,張云起端了一杯滾燙的清茶走到門口。

              天色已經漸漸亮了,街道上的店鋪都已開門營業,不過距離上課的時間尚早,經過的學生很少,張云起喝了兩口茶后,看見一輛桑塔納從街道上行駛過來,怔了怔,桑塔納他認識,是紀靈他老爸的。

              桑塔納停在市一中門口,紀靈從車子里走了下來,她穿著一件藏青色牛仔褲,搭配黑白條紋的連帽衫,里面是純棉的白色背心,背著一個黑色的耐克雙肩背包,那張精致的小臉上有著一股干凈利落的氣質,她也沒有向車里的人打招呼,直接走向學校。

              張云起想了想,擱下茶杯走了過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永利彩票网站可靠吗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