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见故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灵虚子会面临?#35009;矗?#27784;衣雪真的不太在意。顶 点 X 23 U S不过,如果不是魔界四周时空扭曲,无法开辟临时通道出来,沈衣雪真的很想回去看看,灵虚子的狼狈模样。

              只是,这个主意,到底算是她想出来的,?#25925;?#24212;该算夜天纵的提醒,一时还真不太好说。

              不过这个主意,也的确是让沈衣雪有种扬眉吐气的报复感,因此也就毫不犹豫地下了决心。

              当时夜天纵也只是说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20445;?#27784;衣雪就一下子想到了言寂的遭遇。她心思一转,当即就以神念回应了灵虚子的神念,同时眉心的混沌天魔珠,开始吸收四周紫色的真魔气!

              浓厚的真魔气,混杂在一缕极其淡薄的天地灵气当中,就这么被沈衣雪,当成了神界本源之力,转交给了趴在葬神山山脚下的灵虚子。

              这里有个沈衣雪都弄不太明白的问题,那就是,现在的她,代表了神界的天地,被灵虚子求到了头上,祈求赐予神界本源之力。如今神界天地?#20102;?#36825;力量,最终竟然是要由她自己来出!

              沈衣雪无奈又不?#24066;模?#19981;过又想到如今言寂的凄凉,夜天纵那一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话,几乎是瞬间就与脑海中灵虚子祈求天地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至于这一缕混沌之气,是如何从魔界穿越虚空,进入神界落到灵虚子的身上,就连沈衣雪也不是特别明白。

              只是,当她将这一缕掺杂着许多真魔气的混沌之气?#22836;?#20986;去之后,历劫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夜天纵那一句话出口之后,历劫就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然而一时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因此也就选择了继续?#32842;?br />
              只是他没有想到沈衣雪竟然会将一缕真魔气当成神界本源之力“赐予”灵虚子,然而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来不及。沈衣雪那一缕大部分都是真魔气的混沌之气散发出去,不要说收回,就连沈衣雪自己,都再也个感觉不到了。

              不但如此,在那一缕掺杂了真魔气的混沌之气散发出去之后,沈衣雪几乎是立刻,就失去了?#26434;?#31070;界葬神渊的感应!

              而灵虚子那如同?#26434;?#21985;嗡一般的声音,自然也是立刻就从脑海中消失了,沈衣雪顿?#26412;?#24471;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当然,除了历劫那张瞬间变得比锅底更黑的脸。

              “?#23601;罰?#20320;怎能如此任性胡闹?!”历劫阻拦无果,又想到神界即将面临的情况,终于忍不住回身斥责了沈衣雪两句,“神界的天地灵气,与魔界的真魔气向来都是水火不容,你,你这样做会将神界都毁掉!”

              沈衣雪整个人都愣住了,至于历劫后面再说了?#35009;矗?#22905;反而一个字也听不清了。

              从前世与历劫相识到如今,且不说经过了多少年月,二人真正相处的时间虽然有限,然而沈衣雪自认为,?#26434;?#21382;劫还算是了解一些的。

              历劫一向是?#32842;?#30340;,?#26434;?#33258;己也是温柔的,哪怕一些事情,自己做得出了格,或者做错了,他也只会全力去补救,去挽回,却?#28216;?#22240;此而大声斥责过自己一个字。

              哪怕是当初在修真界佛宗境内,沈衣雪从一片尸山血海当中冲出来,暂时失去了本性,手持战天剑大杀四方的时候,他也只?#21069;?#38745;地与自己对峙,阻止着她的大肆杀戮。

              如此疾言厉色地斥责,竟然?#25925;?#21069;世今生加在一起的头一遭。

              沈衣雪心中的委屈几乎是瞬间就涌了出来,她觉得历劫的斥责,过分了。

              于是不顾委屈的眼泪涌出,倔强地抬起头,瞪着历劫:“我就是任性,就是胡闹!那又怎么样?!要怪你去怪言寂,他就不该救我,让?#19968;?#26377;命去任性胡闹!”

              “有命去任性胡闹”这几个字,如同世间最尖锐的针,瞬间就刺入了历劫心头,让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23601;罰?#33021;够从神界回来,不是九死一生,又是?#35009;矗?br />
              就如她自己说的那样,若非言寂替她挡了佛道二宗修者联合起来的那一击,又有自己的真气金光相护,她还能如此刻这般鲜活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吗?

              自己?#20011;?#21315;辛万苦,从神界接引回来的,会不会又是一具冰冷的……

              “尸体”两个字,刚从脑?#27704;?#20882;出来,就被历劫生生地摁了回去。他忘不了她胸前那一朵触目惊心的嫣红,妖艳如同曼珠沙华,刺痛他的眼,更刺痛他心。

              他更忘不了,那一具水晶棺下,漫溢出来的血肉,让他连回想都不敢!哪怕是最后她终于是再一次鲜活地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一副场景,仍然是他心底深处的噩梦!

              而佛道二宗的修者同时的一击,?#28909;?#20182;想想,佛道二宗一共有多少修者呢?

              历劫突然就不敢想了。

              那么多的修者,就算因为神界天地灵气的消失,真气受损,实力十不存一,但是那么多人的真气加到一起,只看言寂当时的?#21050;?#23601;能明白了。

              他看到了眼前女子的眼泪涌了出来,却又倔强地不肯抬头擦拭,瞪大了眼睛,仿佛这样就能阻止眼泪的溢出。

              历劫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委屈,愤怒,倔强,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疏离与陌生。

              这个发现让他突然觉得整个人都?#24597;?#26080;措起来,一颗心更是好像突然被掏空,空荡荡地只剩下了一具躯壳。

              “?#23601;貳?#21382;劫的心中一慌,几乎是下意识的呼唤一声。然而换来的,?#35789;?#30524;前女子,如同万水千山一样遥远的一步后退。

              沈衣雪不再面对历劫,转头看向一旁也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夜天纵:“夜大哥!”

              夜天纵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楞了一下之后,才下意识地回答道:“在,在呢。”

              “你也不希望我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吧?”沈衣雪清丽的小?#28526;?#27882;水冲刷地有些苍白,泪痕斑驳,只是目光中?#35789;喬八?#20026;就的坚持,“言寂,?#19968;?#23613;早送离。只是,在送他离开魔界之前,还忘你能保证他的安全。”

              夜天纵苦笑,沈衣雪给自己出的,可不是一般的难题。可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的沈衣雪,他却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因此也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好,我答应。”

              本来他还想再说?#35009;矗?#28982;而看到沈衣雪的脸色之后,也就只好生生地咽了回去。

              沈衣雪朝着夜天纵说完,也不再看历劫一眼,身上七彩虹芒一闪,整个人就再一次沉入了云层当中,只留下夜天纵和历劫面面相觑。

              一路穿过紫色的真魔气云层,沈衣雪自己也不知道眼泪何时停下,然而心中的委屈愤怒?#35789;?#22312;胸腔中越聚越多,几乎都要讲她整个人炸?#36873;?br />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太地道,灵虚子就是再小人,再汲汲营营,争权夺势,?#20040;?#37027;也是神界,是道宗的内部事务。可被沈衣雪一道真魔气散发出去,?#32479;?#20102;两个域界之间的矛盾!

              可她就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历劫?#26434;?#33258;己的大声斥责;更接受不了,历劫因为一个灵虚子斥责自己,?#25925;?#24403;着夜天纵的面!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沈衣雪既觉得在夜天纵面前丢了脸,又将灵虚子更加恨得咬?#29436;?#40831;,?#26434;?#33258;己将真魔气当成神界本源之力“赐予”灵虚子的举动,反而连最初的一丝愧疚,也完全消失不见。

              穿过紫色的真魔气云层,落到圣山脚下的时候,沈衣雪发现,山脚下又多出来好几个人,不但东南西北四兄弟都在,还多出来五六个魔修,而言寂,竟然也在其中,被一道紫色的魔修真气禁锢着。

              而再看东南西北四兄弟,竟然也被那紫色的真魔气,同言寂禁锢在一起,一个个垂头丧气,脸色难看。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圣山的方向,看到沈衣雪白衣飘飘,从天而降,先是同时楞了一下,继而面面相觑,最后穿着一身鲜红如火的衣裳,在几个人当中最为显眼的男子,突然就跳了出来,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朝着沈衣雪叫道;“你,不对,沈姑娘,也不对,魔妃姐姐……”

              他一连换了三个称呼,最终终于是确定下来,而人也在这个时候“跳”到了沈衣雪的面前,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沈衣雪:“你终于回归魔界了!”

              沈衣雪楞了一下,又仔?#22797;?#37327;了眼前的男子半晌,又抬头看了看依旧还停留在原地的几个人,心下顿时了然。

              虽然因为有了夜天纵这个魔帝的存在,四大魔君不再轻易出现在圣山附近。可如今圣山发生如此大的事情,真魔气整个都压到了地面上,他们怎么能不赶来查看一番?

              所以,东方熠,西门菲儿,北冥默和南宫流火这分布在四方的四大魔君,几乎是不?#32423;?#21516;地赶了过来。沈衣雪也因此见到了好几个“故人?#20445;?br />
              同时赶来的,还有那个看上去五旬开外的老者。沈衣雪虽然并不认识,然而却在他的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天道之力!

              赶过来之后,首先就发现了同任向东四兄弟待在一起的言寂!

              言寂身上残存的神界修者的气息,在魔界修者的眼中,就好像暗夜里的明灯一般耀眼,几乎是瞬间就被认了出来。

              再加上任向东四兄弟跑到圣山山脚下,本来就没?#22411;?#36807;所隶属的魔君北冥默的同意,所以北冥默直接出手,将这四个人给禁锢了起来,准?#22797;?#22238;去好?#20040;?#32622;。

              至于言寂,那一丝?#36763;?#30340;神界修者气息瞬间就让五个人如临大敌,若非任向东兄弟四个,七嘴八舌地拼命解释,说这个人是随同天魔女一同回归魔界,?#26434;?#22825;魔女有救命之恩,恐怕直接就要将其当场诛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永利彩票网站可靠吗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address id="2hi7v"></address>

                      1. <var id="2hi7v"></var> <output id="2hi7v"><ruby id="2hi7v"><track id="2hi7v"></track></ruby></output>
                        <code id="2hi7v"></code>

                        <code id="2hi7v"><ol id="2hi7v"><dl id="2hi7v"></dl></ol></code>
                          云南时时彩310开奖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32期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有假吗 快3必中方法 中国体彩网加盟 贵州福彩网官网 网球比分直播吧雷速 浙江福利彩票网 体育彩票31选7 免费试玩网上电子游艺 江苏快3开奖历史 极速快乐十分是官方 凯赢线上娱乐 中超历届射手榜